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因为一元钱,母子俩丧命,他被判了死刑……

2019-10-30 21:17  来源: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  责任编辑:郭莎莎
字号  分享至:

2017年3月11日,一起骇人听闻的杀人案将人们的视线聚焦在山东省的一个海滨城市。

他,原是平凡岗位上的出租车司机,以开车为生养活一家老小,虽然脾气火爆,但也是朋友口中人缘极好的大哥;

她,是性格直爽的单亲妈妈,独自带着儿子在城市中顽强生存;

而他,是一个年仅4岁的小男孩,小小年纪的他本该享受童年欢乐,茁壮成长。

可就在这一天,原本毫无交集的母子二人和出租车司机在街头相遇,他们怎样也不会想到,短短30分钟,三人的命运就此改变了……

近日,山东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虎死刑,剥夺其政治权利终身。山东省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将通过她的描述,还原整个案件经过。让我们再次回到事发当天……

1

2017年3月11日的一个下午,某超市门口,一辆出租车停靠在路边,40来岁的司机王虎坐在车里左右张望,等着接下一单活。

没过一会,30岁出头的邵美娥提着购物袋和她4岁的儿子亮亮有说有笑地走向王虎的出租车。她说完目的地后,随即便和儿子坐到了后排座位上。邵美娥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和儿子踏上的是即将通往死亡的路程。

2

下午4点36分,邵美娥在朋友圈发布的一条视频信息,引起了朋友们的注意,在这条视频上,她说:“求救,这个司机一上车就跟我吵架,现在不把我孩子送回家,不知道要去哪。一时间,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,纷纷拨打电话联系邵美娥,祈祷着她们母子俩平安无事。这让人不禁疑惑起来,司机与乘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

根据邵美娥手机里的通话记录,办案人员对证人进行了取证。

在这条朋友圈发布一分钟后,邵美娥接到表哥宋南的电话。根据宋南证言,电话里听到表妹说话很匆忙,说了句“有事”就把电话挂了。宋南觉得不对劲又打了一遍电话。邵美娥不让宋南去找她,还说一上车这个司机就开始骂她,还不让她下车,她已经报警了。

紧接着,朋友李文在给邵美娥打电话时,她说了句“司机不知道拉着她上哪儿去了,没事”就把电话挂了。此后,邵美娥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。当即,李文给该出租车公司拨打了电话。等待查询结果的时间实在是一种煎熬,此刻的母子二人正在经历着什么呢?李文越想越害怕。

下午5点,朋友张章终于打通了邵美娥的电话,但电话另一端传来的竟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司机王虎!

张章警惕地问王虎:“我给我朋友打电话,怎么是你接的电话?”

王虎说:“你朋友是不是个女的?”

“是的,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出租车司机。”

张章着急地问她朋友在哪里,谁知电话那头的王虎竟冷静地说:“你朋友被我打死了。

根据目击者描述,下午5点左右,他和朋友去山上玩,回来的路上看见路西侧停着一辆出租车,副驾驶室旁边的地上躺着一个女人,旁边的男人一直朝一个孩子的头部不断踢打。

与此同时,李文接到了出租车公司的电话。对方说他们联系到司机,但是人已经被司机打死了,位置在水泥厂。听到消息后的李文强忍痛苦和愤怒拨打了“110”。

3

当警察赶到现场时,王虎冷静地坐在地上,此刻他已做好准备接受逮捕。经鉴定,母子二人均是因头面部受钝器多次打击致颅脑损伤而死亡。

那么,在这半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

2017年8月30日,案件被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提审室里,带着手铐的王虎神色镇定,对杀害母子二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山东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柴萌:

当看到这起案件时,我的内心非常沉重。如此恶劣的手段,令人发指。可当我在审讯室见到王虎本人时,他的样子给人一种十分憨厚的感觉,很难让我将他与他所犯的罪行联系到一起。

根据王虎的供述,当天下午,他在路边“靠活”,邵美娥母子俩上车后便问他是否可以用微信支付。但因为他的微信绑定的并不是自己的电话号码,他心想“辛苦这一天,钱可不能落在别人手里。”于是,他想让邵美娥先给10块钱现金,等到了目的地后“多退少补”。

常跑这条路线的司机们都知道,这段路程也就9块钱的事,到了目的地,再退给乘客一元钱也是常有的事。

邵美娥不仅不同意这个办法,说话也毫不客气。这不禁惹恼了王虎,二人越吵越凶,此时他只想甩下眼前的这个女人,便将车开回上车地点,想让这个倔强的女人换辆车。而邵美娥十分坚持,并不想下车。

山东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柴萌:

这是王虎第一次让邵美娥下车,而这时的邵美娥不以为然,殊不知危险就在眼前。

“再不下车我可就开走了,到时候你可别后悔!

这是王虎又一次让邵美娥下车,可她依然选择坚持。

此后,王虎的车距离邵美娥的目的地越来越远,邵美娥意识到路线不对马上报了警,并发了朋友圈。这期间,王虎始终没理会邵美娥,一直开车向前走,直到眼前是一条被封死的路,他才掉了头,并再次让邵美娥下车。

山东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柴萌:

这是邵美娥最后一次可以逃脱的机会,儿子亮亮就在身边,但遗憾的是她全然忘记了孩子的存在,再次固执地拒绝下车,拒绝了可以避免惨剧发生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一路上,邵美娥不断辱骂王虎。终于,脾气本就火爆的他忍无可忍,看见不远处地上的石头,心生一计,停下车捡起石头便朝邵美娥走来。

如果说邵美娥因为固执和对王虎的辱骂导致丧命,那无辜的幼儿为何也被惨打致死呢?

根据王虎供述,当他听到孩子的哭声后更加焦虑了,他拿起石头朝孩子的头面部使劲砸。泄愤后,他逐渐平静下来,主动打电话报警,然后给家人和公司打了电话,待在原地等待着警察的到来。

山东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柴萌:

一审中,王虎表现得很配合,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表现十分平静。但在说到亮亮时,王虎才表现出遗憾和后悔。他说:“孩子不该杀的,太可惜了,我应当受到惩罚。而谈起邵美娥,王虎的情绪再次被点燃,不断重复“这个女人太气人了,太气人了!

2018年6月21日,经法院依法审理,作出判决,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虎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王虎当庭表示服判,不上诉。

4

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案件尘埃落定之时,王虎却改了主意,提出上诉。此时,柴萌接手了此案。

山东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柴萌:

我提审了上诉人王虎,他一改往日的懊悔形象,辩解道:“我有精神疾病,作案时我的‘间歇性暴怒障碍症’发作了,我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!

那么,王虎是否真的有他所说的“间歇性暴怒障碍症”呢?如果真的有,那么案发时他的症状发作了吗?是否如他所说不能承担刑事责任呢?

对此,检察官进行了严谨的证据复核,并围绕王虎刑事责任能力问题专门咨询精神疾病鉴定机构。

经审查,综合全案证据,精神疾病中心的鉴定过程客观表述了王虎的精神状况。在对王虎进行详细询问和科学测试后,可以认定王虎在作案时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。检察官在庭前制定了详细的出庭预案,庭审中有针对性地驳斥了王虎的上诉理由。

山东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柴萌:

王虎作为出租车司机,在载客途中不仅没有文明服务,而且在与乘客争执后以拒载这一违反行业规范的方式导致矛盾升级,后在乘客要求继续履行运载合同拒绝下车的情况下行凶杀人,并无端迁怒于无辜随行幼童,致二人死亡,其犯罪性质特别恶劣,犯罪手段特别残忍,犯罪后果特别严重,社会危害性极大,依法必须严惩。

5

在证据确实充分,定性准确的情况下,山东省高级法院驳回王虎的上诉,维持原判。至此,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终于尘埃落定。

正义永远都不会缺席。

在这起案件中,从邵美娥发布朋友圈视频开始,家人开始揪心。当王虎说“我把她娘俩杀了”到法律严惩凶手之时,家人一直生活在煎熬中,痛苦远不能随时间推移而渐渐散去。如果这对母子在前两次可以下车的机会下了车,又或是司机王虎能够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这起悲剧就能够避免。

情绪管理是我们一生必修的课题,检察官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正视它,不要让情绪来控制我们。我们要不断学习、管理、疏导自己的情绪,以淡然从容的心态过好一生。

相关报道

现场图片!宜宾杉木树煤矿透水事故致4死14失联

目前抢险救援正在紧张进行中。

70元钱,让他对工友痛下杀手……

被告人赵某锐犯故意杀人罪(未遂),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剥夺政治权利二年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咦?有人吐槽我们“变懒了”?

群众心里自有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