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还记得2019年夏天“瓶盖挑战”的冠军吗?这是他的故事……

2020-01-04 01:13  来源:人民公安报微信公号  责任编辑:安羽
字号  分享至:

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

让海天为我聚能量

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

如果一个人只有一只手,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?如果让你从现在开始,五分钟以内,只能用一只手去完成所有的事情,你愿意去尝试一下吗?

穿衣服变得繁琐,叠被子变得费力……平日里简单就能做到的事情,一件一件都开始变得困难,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,整个人很容易就沮丧了,你有这样的感觉吗?

如果每一天都要这样过呢?

他说:“没了一只胳膊,我照样能当警察。”

这张动图相信许多朋友都曾经看到过,2019年夏天在社交媒体上掀起的“瓶盖挑战”风潮,他是网民心目中的冠军。

这个坚强的民警叫鲍志斌,是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山南新区分局曹庵派出所所长。

一家三代从警

鲍志斌出生在警察家庭,一家三代从警。

爷爷鲍隆先1955年从部队转业进入地方公安部门,是一名管教干部。

“不占公家一分钱,公家的东西宁愿烂了也不允许拿。”鲍隆先不仅严格要求自己,还告诫子女要自力更生,他的忠厚、敬业给子女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鲍隆先夫妇和儿子鲍升华留下的唯一合影照

父亲鲍升华受爷爷鲍隆先影响,1984年从部队转业后回到家乡安徽宣城,也加入公安队伍。

1999年5月,郎溪县发生罕见的洪涝灾害,时任郎溪县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的鲍升华,奋战在抗洪抢险的一线,连续4个月都没有回过家。期间,母亲摔断胳膊,妻子生病动手术。

事后鲍升华耐心地向家人解释:“不是不想回家,是不能回家,别人如果看到局长回家了都会效仿,特殊时期,我们的家就在坝埂上,水退了再回家。”

鲍升华退休后在家中

1980年,鲍志斌出生。从记事起,他就觉得父亲特别忙,经常三更半夜接到电话说走就走。“长大后,我慢慢懂得了他是在除暴安良,就把我爸一直当作偶像,选择了从警。”

警校毕业后,鲍志斌如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。每天出警、巡逻,他像祖辈、父辈一样,忠诚地守护一方百姓的安宁,然而危险却不期而至。

出事后

他自己一口气爬到了六楼手术室

那一年,鲍志斌32岁,孩子15个月大。还没享受多久初为人父的快乐,灾难骤然而至。

2012年4月24日,曹庵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:“曹庵镇供电所附近,有人偷树!”

鲍志斌与同事马上赶赴现场,制服了盗窃分子,收缴了一辆装有树木的三轮摩托车。当时只有鲍志斌有驾驶证D证,所以他骑着三轮摩托车返程。

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,返程途中,鲍志斌被一辆大货车迎面刮倒。那一瞬间,大货车油箱外侧的保护架直接削过鲍志斌的左臂,插进了他的肋骨。

当时,鲍志斌来不及反应,下意识地低头,看到胸前大片的血迹,左手手臂横在胸前。他想动动左手手指,但手指一点反应都没有!

顺着左手往上看去,他顿时蒙了,左手大胳膊与肩膀只连着一点皮肉,整只胳膊都“耷拉”了下来。

“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,我就感到半边臂膀失去知觉,麻木了。”他告诉自己要冷静,竟还拿着自己的断肢从地上爬了起来,还指挥惊慌失措的同事:“快开车!赶紧送我上医院!”

这段车程对鲍志斌来说,特别漫长。他看了看自己血流不止的左臂,担心会有不测,心里挣扎了半天后,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爸,我被车子撞了,没事,只是胳膊断了。”鲍志斌强迫自己假装淡定,轻描淡写地说完,就挂了电话,害怕说多了父亲接受不了会出事。

赶到医院,由于护士推不动急救担架,鲍志斌自己一口气爬到了六楼手术室。“医生救救我,帮我接上手臂,家里的孩子太小,我不能有事!”

面对鲍志斌的恳求,主治医师很无力,“伤情太重,医院没有这样的手术条件,手臂怕是接不上了。”

淡绿色的手术灯,刀钳冰冷的碰擦声,是鲍志斌陷入麻醉昏迷前最后的印象。

父母能接受自己“残缺”

比他自己能接受更重要

“手术后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父亲的背影,他一回头,轻轻说了一句小斌你醒了……”

看到父亲没事,鲍志斌心里的石头放下了。但父亲的表情,让鲍志斌猜到胳膊估计没保住。他伸出右手摸了摸,果然左胳膊不在了。

想起当年的情景,鲍志斌忍不住红了眼,“觉得最不能面对的人就是我父亲,我辜负了父亲的期望。”

一向爱说话的鲍志斌不敢说话了,他害怕情绪没绷住,给父母带来心理负担。对他来说,父母能接受自己“残缺”,比他自己能接受更重要。

鲍志斌从此失去了左臂,被认定为“因公三级伤残人民警察”。突如其来的灾祸,对他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。入院时170斤的他,出院时只剩下115斤。

穿衣服要弓着腰,让衣服顺势滑到正确的位置,脱衣服要用嘴帮忙,一只手系鞋带也很费劲,还常常因系不紧鞋带而恼火。

“那段时间他一直自暴自弃,也不愿意出门,还经常发脾气。”妻子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年幼的儿子也经常因为爸爸不能抱他而常常闹脾气。“他说爸爸你抱抱我,带我下去玩,我尽力去抱他,但却抱不动,伤口还疼,也只能牵着他,带着儿子在小区里转的时候,都会引来别人异样的目光。”

尤其是春夏的时候穿的少,鲍志斌觉得左袖下面是空的,路人会盯着看,就窝在家里不敢出门。只有到冬天,穿的多了,他才敢偶尔出门走动。

更让鲍志斌难忍的是,截肢后产生的幻肢痛。“总是感觉左胳膊还在,手指像被针扎、火烫似得疼,常常晚上睡不着觉,直到困到不行才合下眼,然后又被突然疼醒,一身大汗。”

幻肢痛又称肢幻觉痛,系指患者感到被切断的肢体仍在,且在该处发生疼痛。疼痛多在断肢的远端出现,疼痛性质有多种,如电击样、切割样、撕裂样或烧伤样等。表现为持续性疼痛,且呈发作性加重。各种药物治疗往往无效。

“这种痛是消除不了的,我只能去适应它。”鲍志斌在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和默默支持下,挺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,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热情。

2014年,鲍志斌谢绝了组织上安排的机关工作,穿着一只左臂空荡荡的警服再次回到了基层公安一线。

“我爸从小就教导我,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我要振奋精神,回到岗位上加倍努力,去实现自己的价值,给孩子树立榜样!”鲍志斌将决定告诉了父亲,父亲点点头,只叮嘱了一句:“注意安全就好!”

“谁都阻止不了他这么拼”

曹庵派出所辖区范围56平方公里,管辖人口约6万人,一年接处警在1200至1400起左右。“事务这么繁杂,两只手有时都应付不来,仅有一只右臂的所长到底行不行?”外界起初免不了有这样的顾虑。

但曹庵镇的老百姓听到这样的声音可就不依了,他们可是见过鲍志斌在工作中的那股拼劲。

“鲍所长是位真英雄!”曹庵镇曹水居委会的刘黄星目睹过很多事,印象最深的是救火那次。

2018年2月15日下午2点,鲍志斌带领民警赶到一处失火的居民楼。当得知屋里有液化气罐后,他立即组织民警将现场围观群众疏散到安全区域。

“这边一户一户的连在一起,一旦爆炸、火势蔓延,会很危险。”鲍志斌不敢耽搁,用嘴咬住左袖子,右手拎上一个灭火器,第一个冲进了起火的屋子。

由于辖区时常接到火警,鲍志斌平时就注意训练单臂灭火技能。冒着滚滚浓烟,他熟练地把灭火器上下颠倒了几下,双腿夹住灭火器罐,用右手拔下保险销,举着向液化气罐喷射。最终,他与民警一道将大火扑灭。

走出屋子,鲍志斌脸上被浓烟熏得漆黑。围观的老百姓担心他的安全,鲍志斌却咧出一口白牙,笑着说:“只要你们没事就好!”

“谁都阻止不了他这么拼。”跟他一起捣过聚众赌博窝点的同事,太清楚鲍志斌的脾气。

当时民警遭遇围攻,鲍志斌本来在体力上就“吃亏”,还被对方用砖块砸伤,但他仍然带伤与嫌疑人搏斗,直到将其制服在地才松手。

在从警的18年里,鲍志斌侦破过大大小小数不过来的案件,收到过无数的感谢,但也有被受害人面对面“怼”过。

2017年底,一个扒窃团伙流窜到孤堆村菜市街作案。受害人骑电瓶车在菜市场买菜时,被团伙成员假装“碰瓷”,吸引了注意力。其他成员趁乱,把她包里的2000元钱偷走了。

报警后,受害人气不过,对着鲍志斌直抱怨:“买个菜都不安全,这里的治安真差!”

鲍志斌听后,心里别提多难受,决心要尽快破案。他调取了案发地点的视频反复查看,直到深夜终于从一处监控画面右上角,大约指甲盖大小的地方,判断出嫌疑人驾驶的是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。掌握到这一重要线索,鲍志斌非常兴奋。

“觉是肯定睡不着,心里面有盼头了就要去做。”等不到天亮,鲍志斌连夜带人敲开了车辆可能途径且装有监控的商铺,取到监控视频,很快锁定了嫌疑人及其车辆,将团伙一网打尽。

他还清晰记得,带着嫌疑人指认现场的那天,村子里来了很多围观群众,称赞案子破得又快又漂亮。

“老百姓的信任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肯定,现在一想起来内心还是很高兴。”鲍志斌说着嘴角上扬了起来。

从不掩饰残缺

他单臂“举铁”30斤不喘

“鲍所充满正义感和怜悯心,他从来不掩饰身体上的残缺,让我们更敬佩他!”曹庵镇的村民对记者说。

重新回到岗位上,鲍志斌确实不曾掩饰左臂的残缺,但他也明白,一只手肯定没有两只手利索。所以在平日里,他一直训练右臂的肌肉力量和手指的灵敏度。单臂“举铁”,已经能从10斤举到30斤,连续做几十个都不带喘。

在工作之余,他还喜欢打打游戏,一只手都已经打到高段位了,连所里的民警都打不过他。

如今,这名“独臂所长”抓嫌犯、察民情、处理起基层警务来,样样游刃有余。家庭生活也和谐美满,夫妻俩喜迎了二胎宝宝。

“我身残但志不残,群众哪里需要我,我就在哪里!”鲍志斌用一只手,也写出了别样精彩的警察故事。

来源:中央政法委长安剑、人民日报、央视网等

制图:罗焱冰

相关报道

钟南山团队首次从尿液中分离新冠病毒,为疫苗...

每天3分钟,速览全国法治新闻

山东首例涉疫情非法行医案一审宣判

法院一审当庭宣判,被告人祝某奎犯非法行医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5000元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战“疫”一线的“三警家庭”:以爱之名,并肩...

他们说:“疫情不退,我们不退!